新闻是有分量的

军报:要用传统武德培育当代军人核心价值观

2018-09-13 17:54栏目:银河赌博网站

资料图:执行警卫任务的解放军士兵

资料图:执行警卫任务的解放军士兵

  -王联斌

  党的十七大报告鲜明提出,“弘扬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中华传统武德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学认识其历史价值和时代价值,坚持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传承,对于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中华传统武德文化是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文化资源

  中华传统武德文化,从一个独特视角揭示和展现着中华民族深刻而丰富的文化内涵,凸现出民族文化的普遍品格,有着极其深厚的民族根基、鲜明的大众特色、丰厚的文明底蕴。历史和今天都证明,中华传统武德文化具有强大的民族凝聚力和国际影响力,是建设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文化资源。

  所谓武德,就是从武、用武、尚武之德性,包含政治观念、道德观念、价值观念和行为品质等。最早提出“武德”概念的是楚庄王。他说:“武有七德”,即“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众、丰财”。“武”与“德”二字联用,始见于《国语·晋语九》:“有孝德以出在公族,有恭德以升在位,有武德以羞为正卿……”。《尉缭子·兵教》中说:“此之谓兵教,所以开封疆,守社稷,除患害,成武德也。”此处“武德”指的是军人的历史使命,即责任、义务和军人的价值。司马迁在《史记》中赞美秦始皇统一六国的战争是“皇帝哀众,遂发讨师,奋扬武德。义诛信行,威燀旁达,莫不宾服。”至汉代,曾置有“武德舞”,舞人悉执兵器和乐而起,以颂扬除乱而安天下的功德。梁启超认为武德传统起于炎黄时代,他高度赞扬黄帝“以武德贻我子孙”。为提升中华精神品格,复兴中华民族,梁启超大声疾呼要以“我先民之武德”作为子孙后代的模范。建设社会主义和谐文化,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应当高度重视中华武德文化的价值。

  中华传统武德文化具有深厚的民族文化根基和最广泛的社会性、民本性特征。首先,中华传统武德文化是以“仁”为核心的文化体系。在武德文化之“仁”的思想体系中,爱民、爱国是武德的最核心价值,是军人的最高价值追求。中华传统武德文化就是“精忠报国”与捍族保民相统一的文化体系。从楚庄王的“保大”“安民”、孔子的“执干戈以卫社稷”到《国语》中的“为国者利国之谓仁”等,无不揭示出武德文化核心价值的真谛。一部中国古代史揭示,那些被历史讴歌、被人民敬仰的民族英雄,如岳飞、文天祥、戚继光、郑成功等,大多是“精忠报国”“扶众安民”的典范。中华传统武德文化又是职业性与广泛的民众性、社会性相统一的文化体系。尤其是以捍族保民为特征的这面爱国主义旗帜,不仅能赢得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同,而且能产生强大的民族凝聚力。特别是在反对外敌入侵、军队一时成为民族生存寄托的战争时期,军人的“精忠报国”精神对全民族、全社会的价值观念起着重要的导向作用。

  孙中山对于中华传统武德文化的规范体系,在继承的基础上作了创新性发展。孙中山为“智、仁、勇”注入了新的时代内涵,明确提出军人价值、军人使命等概念,强调指出:军人最重要的是真正懂得“捍族卫民者,军人之天职”的道理,发挥其“忠爱民国”的优良品质,尽其“兴武止战”之使命;只有努力恪尽“天职”,永葆“良质”,才能“以保军人之价值”。“捍族卫民,矢忠必勇”,是孙中山的军人核心价值观的主要内容,是对传统武德文化“精忠报国、和军制胜”价值观的继承与创新发展。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武德文化的继承者、创新者和发扬者,对中华民族的尊严和性格的影响具有革命性意义。人民军队的武德文化,是有史以来对中华文明影响最深刻、最广泛、最受世界人民敬仰的先进武德文化形态。多次受到邓小平接见的美籍华人、世界著名历史学家何炳棣,访问大陆后在美国以《民族“武德”的重视》为题发表了著名的演讲,他说:“正值民族面临旷古未有的生死斗争期间,久已沦丧的‘武德’开始复兴了——孕育于江西的红军和陕北的八路军,成熟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他断言:“‘武德’不仅是新中国受世界尊敬的主因之一,而且对于中华民族的性格已经起了革命性的涤清作用。”这是历史的见证;也是对我人民军队武德文化的先进性、民族性和伟大价值的深刻揭示和高度礼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