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我军多样化军事任务要防止窄化泛化趋向(图)

2018-09-13 17:58栏目:银河赌博网站

资料图:新疆军区部队进行反恐作战演练

资料图:新疆军区部队进行反恐作战演练

  编者按: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是新世纪新阶段我军的神圣使命,它与加强核心军事能力建设的关系,是近一个时期以来的学术热点。为了从理论上搞清这个军队建设的重大课题,我们特开辟《关注核心军事能力建设》专栏。欢迎赐稿。

  误区一:非传统安全威胁主导化

  新世纪新阶段,以政治和军事为核心的传统安全观已不能解释人类面临的多种威胁来源,国家安全观的内涵不断延伸,非传统安全威胁不断上升,给人类和国际社会带来的危害日益严重,军队的职能范围由应对传统安全威胁延伸到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在这种大背景下,非传统安全威胁主导化的认识浮出水面,认为传统安全已经降到次要地位,非传统安全成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

  应该看到,在国家安全威胁多元化的今天,战争离我们日渐遥远,但并未消失。应对多种安全威胁,首先是要应对国家被侵略、被颠覆、被分裂的威胁,军事斗争仍将是国际政治的重要手段,在地缘战略争夺、维护国家统一和主权完整等方面,还得靠核心作战能力。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在南奥塞梯的武装冲突,使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国际利益的战略平衡极其脆弱,一旦被打破,最终解决问题的方式仍是战争。就我国而言,政治和军事安全,仍然是国家安全的支柱和核心,维护国家的政治和军事安全,仍然是军队的根本职能和重心。从国家安全战略的指导上来说,既要坚持以应对传统安全为主,始终保持军事斗争准备的“龙头”地位不变,加强军队应对战争、遏制战争的能力建设,又要高度重视非传统安全,加强对非传统安全问题的研究,积极寻求应对非传统安全的战略对策;既能应对战略力量对比失衡情况下的外部威胁,遏制和打赢战争,又能应对国内不稳定因素带来的内部威胁,有效处置突发事件和控制危机升级。

  误区二:非战争军事行动非战化

  在相对和平的环境里,军队的使命任务拓展,非战争军事行动越来越成为国家军事力量运用的重要方式。军事力量在应对自然灾害、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事件时的非战争运用,已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非战争军事行动日趋常态化。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只要国际战略环境不发生大的改变,相对于战争军事行动而言,非战争军事行动将得到更加广泛的运用。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容易把非战争军事行动与战争行动割裂开来或对立起来,从而陷入军事战略非战争化的认识误区。

  战争行动和非战争军事行动都是维护国家利益的有效手段。从本质上讲,两者都是使用武装力量的军事行动,区别在于武装力量使用的对象、规模、范围和暴力程度不同。作为一种特殊的军事行动,非战争军事行动并非“非战化”。无论是为维护国家战略利益、遏制战争而采取的联合演习、军事威慑等行动,还是为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保障社会稳定而进行的抢险救灾、反恐作战等活动,都以国家的战争实力为后盾,都要随时准备应对由非战争军事行动转化为战争行动的可能。非战争军事行动虽然能脱离战争而独立达成政治目的,但非战争军事行动中往往充斥着战争行动元素。特别是反恐作战、平暴维稳等行动,无一不是充满了对抗性和暴力性,从信息获取到指挥决策,从兵力投送到联合行动,从装备保障到后勤补给,在组织与实施上,与战争行动没有本质区别。认为非战争军事行动“非战化”,既不利于强化军队的根本职能,也不利于和平时期军队建设和保持较高的战备水平。提高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应以增强战争行动能力为牵引,既能采取多种非战争行动样式有效应对多种危机,也能通过坚决有效的战争行动打赢未来的战争。

  误区三:多样化军事任务片面化

  对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认识有两种错误倾向。一种是把多样化军事任务“窄化”,认为多样化任务就是反恐维稳、抢险救灾。另一种是把多样化军事任务“泛化”,将军队支援地方经济建设、参加地方公益事业等不涉及国家安全利益的活动,也纳入多样化军事任务范畴。前一种认识,舍本逐末,从根本上忽略了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这一核心任务;后一种认识,越俎代庖,占用和浪费军事资源。

  多样化军事任务是一个广义概念,它不仅会表现为军事行动上的“刀光剑影”,还会表现为非军事行动上的“暗度陈仓”。一方面,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首要的是打赢强加于我的战争,如果不具备这一核心能力,完成其他军事任务只能是一句空谈。多样化军事任务是核心任务的延伸与拓展,必须将有限的军事资源集中到增强核心军事能力上来,更加扎实地提高打赢能力。另一方面,应对多个领域的安全威胁,需要包括军队在内的社会各方面力量的共同参与。必须在充分做好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础上,发挥不同部队在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中的作用,科学区分主要战略方向和次要战略方向,区分军种和专业,区分训练内容和标准,有针对性地加强反恐、处突、抢险救灾、国际维和等非战争军事行动准备。此外,还应认真研究军队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领域和参与程度,在某些领域和范围内,不宜过分强调“主力军”和“突击队”的作用。(张夏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