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解放军少将称两岸建立军事互信有九大好处

2018-09-13 18:00栏目:银河赌博网站

  【作者】罗援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少将

  两岸军人历经风雨坎坷,同源于黄埔、北伐,分镳于“四一二”血案,携手于抗战御侮,搏杀于内战纷争,现在我们又面临一个新的历史起点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当年,以国共两党军队为主体的中国军队唱着同一首《义勇军进行曲》,用中华儿女的血肉之躯铸成了一道抵御外侮的钢铁长城。今天,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的历史起点上,曾经兵戎相见的两岸军人,有责任担当起终结两岸敌对历史,永铸中华万世疆域的历史重任。

  最近,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告台湾同胞书》发表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以极大的政治智慧和政治魄力,提出在国家尚未统一的特殊情况下探讨政治关系的建议。指出,“为有利于稳定台海局势,减轻军事安全顾虑,两岸可以适时就军事问题进行接触交流,探讨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问题。”

  “军事安全互信”内涵深厚

  这里有一个学术问题,有些人把“军事安全互信机制”等同于“军事互信机制”,这种理解过于狭窄,“军事安全”的外延与内涵显然要大于单纯的“军事”概念。

  还有些人认为,“军事安全互信机制”就是国际上通称的“CBMS”,其实,这里是有很大差别的,“CBMS”是国与国之间的一种信任措施,而胡主席提出的“军事安全互信机制”是根据海峡两岸的特殊情况所做的特殊安排。

  还有些人把“CBMS”误译为“信心建立措施”,其实,“CBMS”的英文全称是“confidence-building measures”,在这里,“confidence”应该翻译为“信任”,也就是说“CBMS”就是“建立信任措施”。建立信任是第一位的,安全应当依靠相互之间的信任和共同利益的联系来维护。没有相互之间的理解和信任,开列再多的“措施清单”也只能是一纸空文。信任的基础是,两岸军人对“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原则”的认同。但是,措施的提出和执行又有利于增信释疑,会起到增进和巩固两岸“军事安全互信”的作用。因此说,它们是相辅相成的。

  建立互信应先易后难

  尽管存在着对“军事安全互信机制”概念理解上的差异,但我们不应该因文害义,而是要寻求双方的共同点。毕竟,海峡对岸的军队进行了多年的“反独”教育,许多爱国军人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为维护国家不致发生分裂而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抗争,赢得了岛内外中国人民的敬重,这是双方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的情感基础、民意基础。

  另外,国际上“CBMS”实践的一些有益经验,对具有中国特色的“军事安全互信机制”的建立也有借鉴意义。“CBMS”的概念是从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发展而来,后来被联合国所采用。其目的是通过增加开放和透明度逐步建立对怀有敌意各方的信任,减少和消除疑虑。冷战结束后,随着国际冲突的国内化和一些国家国内部族派别矛盾冲突的激化,“建立信任措施”也被某些国家用作保证停火、结束国内敌对状态和实现和平的重要手段。

  狭义的建立信任措施指在军事领域里建立的各种直接涉及改善安全环境的各种措施,包括交流措施、透明度措施、限制措施、核查措施等安排。广义的建立信任措施涵盖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宗教及意识形态等领域,指从整体上加强安全、改善安全环境、缓和地区紧张局势及提高相互间信任而采取的措施。

  笔者认为,海峡两岸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应该从广义的互信机制着眼,从狭义的互信机制入手。规划上应该先搞好顶层设计,勾画出一个路线图。只要认同“一中”原则,双方谈的内容应该是开放的;方法应该是灵活务实的;层级上,应该由第二轨道发展到第一轨道;程序上,最好由易到难,循序渐进。在条件成熟时,可以直奔双方最关注的核心问题,否则应该先扫清外围障碍,谈一些双方已有共识的问题,谈一些最紧迫的事务性问题,谈一些非敏感的非传统安全问题,逐渐积累共识,培植信任,最后再协力攻坚。

  两岸互信的九大好处

  一旦海峡两岸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正式结束敌对状态,达成和平协议,将开创两岸和平发展的新局面。笔者认为,起码有九大好处:

  有利于和平统一大业的实现,将两岸关系牢牢地稳定在“一中原则”、和平发展的框架之内。

  有利于稳定台海局势,减轻军事安全顾虑,减少“擦枪走火”事件的几率。

  有利于两岸协商谈判,为两岸政治谈判营造一个良好的氛围。军事服从政治,军事又可以服务于政治。

  有利于台湾人民更深刻地感受大陆方面的善意和诚意。

  有利于遏制“台独”势力的嚣张气焰。

  有利于封堵外来势力干涉台湾事务的口实。

  有利于两岸军人的接触交流,化敌为友。

  有利于减少国防成本,把节省下来的军费改善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