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我国军队的体制编制改革问题不能再拖

2018-09-13 18:02栏目:银河赌博网站

  我们研究的第四个大问题,是军队建设的指导原则。

  首要的是确定了“八五”期间我军建设的基本目标:进一步提高我军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水平,着重增强打赢局部战争和应付突发事件的实战能力,建设一支组织精干、战斗力很强的军队,有效地履行宪法赋予我军的对外反侵略、对内反颠覆的神圣职责。

  在军委扩大会议上,我把军队改革和建设的指导原则概括为“六个必须”:

  必须继续贯彻稳定部队的方针;必须重视军队的质量建设;必须下决心收缩摊子;必须突出建设重点;必须加强集中统一;必须坚持勤俭建军的方针。

  我们研究的第五个大问题,是军队改革的具体内容。这个问题,议得最多,议的时间最长。各大单位都表示,应该改革,支持改革,可一旦问题落到实处,就难办了。

  比如“减人收摊子”,谁都拥护。抗日战争相持阶段时,党中央就曾提出“精兵简政”。毛泽东主席当时要求全党全军,“需得变一变,把我们的身体变得小些,但是变得更加扎实些,我们就会变成无敌的了”。现在的情况有相似之处,只有下决心舍弃一部分,才能保障重点。适当压缩军队规模,不会有大的风险。问题是,一旦具体到撤销哪个单位,麻烦就来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很难协调统一。

  又比如,全军100多所学校,存在着结构不合理、专业设置重复、领导管理多头、工作效率低等弊端。院校调整问题,反复研究过多次,可是,部门所有制的影响根深蒂固,调整计划无法统一,方案迟迟不能出台。

  无论如何,军队的体制编制问题不能再拖了。一点不想动,继续维持摊子,是根本不行的,一定要重新调整。现在不动,今后10年,肯定还得调整,而且难度会更大。因此,对进一步改善部队编组、改革后勤供应体制、理顺后备力量建设关系、加强武器装备建设、强化军事科学研究、提高管理水平、抓好教育训练、干部管理等问题,我们逐一作了研究。

  “八五”规划工作,前后进行了10个月。整个工作班子兢兢业业,不断征求意见,不断修改,一遍遍完善方案。讨论研究中,民主气氛很浓。经过大家的辛苦努力,形成了《中央军委关于“八五”期间军队建设计划纲要(草案)》。

  我意识到,实现军委的决心,关键在高级干部。在很多场合,我反复向大家宣传军委意图,告诉大家:调整改革必然会引起思想波动,涉及一些单位的利益变动,触及一些同志的个人利益。我们一方面要教育部队树立全局观念,服从大局需要;另一方面,必须强调组织纪律性。我强调说,军委在决策前应该充分研究论证,尽可能地听取各方面意见。一经决定,任何单位、任何个人都必须无条件地贯彻执行。这是一个重大的原则问题,不允许有丝毫的含糊。从严治军,从高级领导机关严起,从高级干部严起。我相信广大官兵是有觉悟的,部队是听指挥的。通过细致的组织工作和思想政治工作,可以消除消极因素。

  这次军委扩大会议,通过了《中央军委关于“八五”期间军队建设计划纲要》。此后,《纲要》有计划分步骤地开始实施。军队改革在一步步深化。

  提出新的工作思路

  1992年10月12日至l8日,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召开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是我们党继往开来的一次重要会议。

  全会结束后的第二天,召开了十四届一中全会,选举产生了以江泽民、李鹏、乔石、李瑞环、朱镕基、刘华清、胡锦涛为政治局常委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同时,选举江泽民为中央军委主席,刘华清、张震为副主席,迟浩田、张万年、于永波、傅全有为军委委员。

  1992年10月20日,我第一次参加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江总书记明确由我负责主持军委日常工作。

  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军委副主席,我必须坚决贯彻中央决策,全力实现军委意图,在军队和国防建设上有成效地多干实事。主持军委日常工作,我深感责任重大。我的工作好坏直接关系国家安危,我不敢丝毫掉以轻心。对下一步军队建设问题,我经过反复思考,逐步形成了明确思路。在第一次主持军委扩大会议上,提出了几条工作意见:

  第一,加强思想政治建设。这既是新时期军队政治工作的根本任务,也是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保证。几十年来,无论在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我军都高度重视对部队进行革命理论和党的路线教育,使全军对党的领导、党的事业始终保持坚定的信念,在重大历史转折关头和政治风浪考验面前,都能自觉听党的话,跟党走。改革开放事业是一场新的革命。在这一艰难而重大的历史进程中,我军要在政治上、思想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要坚持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坚持党委的集体领导,保证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贯彻。要选拔和培养大批年轻的优秀干部,确保党的事业后继有人。要使我军的思想政治建设与党的十四大作出的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战略部署相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