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我军形成战略层面联合训练统领全军联训格局

2018-09-13 18:21栏目:银河赌博网站

  ——以战略战役训练为主体。军以上首长机关才具备组织联战联训的条件,即使战术层面有一些联合行动,也需要战役指挥机构来指挥,必须把联合训练的重心放在战略战役训练上。

  ——以一体化指挥平台为支撑。指挥平台发展给指挥方式带来革命性变化,也对联合训练手段改革提出了新挑战。必须充分发挥一体化指挥平台的“血脉”作用,促进各军兵种、各作战单元和各类作战要素的有机融合。

  ——以“以上带下、逐级联合”为基本模式。战略决策决定战役指挥和战术行动。联合指挥是联合作战的首要环节,战役层面的联合取决于战略层面的联合。联合训练应自上而下组织,以战略训练牵引战役训练,进而带动部队训练。

  回顾我军联合训练的历程,总参领导谈到:我军联战联训基础比较薄弱,联合训练的实践不多,没有现成的路子可以模仿,也不可能从外军找到完全适用我军的路子。必须坚持从国情军情出发,认清国家面临的安全威胁,认清军队担负的战略任务,认清军队建设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努力走出一条具有我军特色的联合训练之路。

  狠抓实践环节,持续推进我军联合训练创新发展

  江河,从高山发源。作为全军军事领率机关,总参采取一系列举措,大力推进我军信息化条件下联合训练创新发展,在探索实践具有我军特色的联合训练征程上,迈开了坚实的步伐。

  ——开创战略训练先河。以组织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首次战略演习为起点,相继组织了一系列重大战略演习,逐步探索形成了一整套战略训练的方法路子。去年,胡主席签发了我军第一个战略训练法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训练规定》,总参颁发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训练纲目》,构建了具有我军特色的统帅部战略训练体系,形成了以战略层面联合训练统领带动全军联合训练的基本格局。

  ——规范我军联合作战理论体系和联合战役训练方法体系。组织全军战法训法集训,全面梳理近年来战法训法成果,首次系统规范了联合作战理论体系架构,初步形成了以编组联训为基本形式的联合战役训练新模式,提出了以“五步法”为主体的联合战役训练方法体系。

  ——探索全系统全要素联合训练的新路子。在重视抓好各军兵种作战力量和地方相关力量参加联训的同时,逐步把战略预警、情报侦察、指挥控制、电磁频谱管控、作战目标、军事地理和气象水文等信息系统,以及舆论战心理战法律战和联勤、装备保障等纳入联训范畴,努力提高信息化条件下的体系作战能力。

  ——构建“五位一体”的联合训练法规体系。制定颁发新一代作战条令、训练规定、训练大纲、训练指导法以及配套训练教材,系统解决“仗怎么打”和“训什么”、“怎么训”、“怎么评”等问题,形成战训衔接、全程配套、操作性强、权威统一的训练法规体系。

  ——建立跨部门统筹协调机制。进一步明确总部训练主管部门职能分工,在战区层面建立规范的联合训练组织领导机构,按照“谁主战谁主训、谁参战谁参训”的原则,共同制定周期训练规划和年度联合训练计划,统一明确课题、时间、任务、兵力和有关保障事宜。

  ——研发我军第一个战略战役兵棋系统。着力推进信息化条件下联合训练手段创新,为深入开展指挥对抗训练、实战化训练、模拟训练提供了有力技术支撑。

  ——开拓中外双边和多边联合军演的新领域。“和平使命-2005”、“和平使命-2007”中外联演,初步形成了“战略级磋商、战役级筹划、战术级实兵行动”的联演模式。我军与外军联合军演由战术层次、小规模、双边演习逐渐向战略战役层次、大规模、多边演习发展,为今后我军依托区域安全合作机制、推进务实军事外交开辟了新途径。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联合训练方兴未艾,改革创新充满活力。展望未来,我军联合训练之路必将越走越宽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