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中国雪豹突击队员脚步声连警犬都听不到

2018-09-13 18:21栏目:银河赌博网站

雪豹队员穿越火障训练

雪豹队员穿越火障训练

  歼敌训练,队员都是“双枪将”;轻功接敌,脚步连警犬都听不到—

  “雪豹”:逼真的狩猎

  “雪豹”臂章,是一头张嘴怒吼的雪豹头像。大队长曲良锋指着臂章对记者说:“这是一头饥饿的雪豹,随时准备撕咬、搏杀!”

  回忆“雪豹”组建不久的一次比武,队员们将十几个课目的金牌收入囊中。可是,曲良锋怎么也高兴不起来,3个场景让他耿耿于怀——

  一名队员对一房间实施搜索,未发现一个目标,刚刚要离开房间,背后枪声响起;一名队员摸入一个院落,被装扮成扫地的“恐怖分子”击毙;狙击组夜间行动前,在暴露的灯光下研究方案,竟让“间谍”一览无余……

  训练与实战脱节,是反恐训练大忌。曲良锋这样启发队员们:“母豹训练小豹捕猎,每一次都是面对活物的实战,要奔跑、要扑杀、要见血,从不拿现成的肉喂小豹子。”于是,队员们开始叫响一句话:“雪豹”不是在院里养大的,是在你死我活的实战训练中成长的。

  训练场上的一点一滴,就是实战场上的一招一式。过去特战队员练射击,从头到尾都是一练习。现在,记者在“雪豹”训练场看到,队员们练的是实战条件下的3米、3秒、3发的快速短距射击和长短枪互换射击,上场队员都是“双枪将”,手持自动步枪,腰别新型手枪,要求面对近距离突然出现的目标,迅速判断目标性质,实施精确射击。

  无独有偶。过去练运动中射击,从卧倒到击发要四五个动作,如今队员们一个滚翻动作就完成了,手刚抬,枪已响;过去持枪搜索后肘部高抬,呈90度角,暴露面积大,如今队员们肘部尽量内夹,规避了伤害……

  在“雪豹”的搏击训练中,队员常用的10种招式也都是简而又简,力求一招制敌。一次汇报表演,有人看了“雪豹”队员的侧踹腿,不以为然地说:“腿踢得不够高,还没过肩呢!”

  “雪豹”队员们不急不恼,指着墙上的人体解剖图说:“踢得高,好看不中用,我们一腿下去正中腰间,肯定骨断脏破。不信就试试,你踢我肩膀,我踢你腰间,你用十分力,我用六分力。”闻听此言,那人连连摆手:“算了,算了……”

  “雪豹”,每一个毛孔和每一根神经都深烙实战的印记。隐蔽接敌,“雪豹”队员平时练轻功,竟达到警犬都听不到的程度;近距离快速射击,“雪豹”队员平时练就了2.2秒发射3发子弹的高超本领。

  “雪豹”的考核,也以执行实战任务论成败。队员们习惯说:“只看结果不看过程。”在“雪豹”突击队,评价一名枪手的技术,不看他打了多少发子弹,也不看他怎么打的,只看打中没有、打在哪里。

  一次,有人介绍某部队快速换弹夹的经验。队员们初听感到不简单,细一琢磨,没有练这个内容,而是研究解决了实战中快速处置枪械卡壳的难题。队员们说:“利用好隐蔽物,穿好防弹服,换弹夹的速度不一定非要刻意追求,战场上枪打不响才是最可怕的。”

  一名排长,两条腿上17块伤疤;二级士官,蒙上双眼跑400米障碍——

  “雪豹”:严酷的选择

  训练小憩,记者与排长李国勇闲聊,他撸起裤腿,对着17块伤疤如数家珍——

  “左腿迎面骨这块,是2004年6月跑障碍过矮墙时,被剐掉了三四厘米长的一块肉,当时骨头都露出来了;右脚脚踝是2004年8月爬低桩网时,被划开了一条7厘米长的大口子,当时血把鞋子都灌满了;右腿这一块是2005年大比武跑障碍翻高墙时,被戳了一个窟窿,有1.5厘米大小、好几厘米深……”

  一块伤疤,就是一次灵与肉、血与火的淬炼烙印。什么是特战队员?“雪豹”队员们的理解比“军语”的定义更朴实:“特战队员,就是特别能战斗的队员。”

  “雪豹”队员的选拔,就是一场严酷的淘汰赛:身高必须1.75米以上,如具备特殊技能的可降至1.72米;高中以上文化程度,且必须在武警部队服役一年以上。候选人满足基本条件后,才有资格进入“海选”。在“海选”中脱颖而出的人员被编成一个预备队,集中参加为期一年的集训。训练中层层淘汰,胜出者被组成“作战队”,此后还需要经过3个月的试用期后才能正式成为“雪豹”队员。在此过程中,淘汰率高达40%-50%。

  戴上“雪豹”臂章,也不意味着进了“保险箱”。“雪豹”队员,每天要练“一条龙”,不定期还有“魔鬼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