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沈阳战区部署联合作战大局 要求谁主战谁指挥

2018-09-13 18:49栏目:银河赌博网站

空地协同作战


坦克编队驰骋雪原

坦克编队驰骋雪原


陆航部队飞行员研讨战法

陆航部队飞行员研讨战法


军人登上潜艇见习

军人登上潜艇见习

  -本报记者 薛仁 丁海明 通讯员 谭东军 时景忠

  军事变革重点话题

  一份划时代的协议书

  2004年初,沈阳军区主动协调战区内陆军、海军、空军、第二炮兵和军地院校等18家单位,宣布成立“沈阳战区新型军事人才培养协作区”。

  5年后的今天,记者调阅当年那份协议书,发现协作区名称中的“新型军事人才”,有了更加明确的定义: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成员,也扩大至25家。

  让记者久久凝视的,是当年18家单位的联席签署。

  签名成盟,这让人联想起30年前安徽小岗村那份摁满“红手印”的协议书。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时,那些“红手印”成为被反复解读的“历史符号”。

  同样,记者眼前这薄薄的几页纸,也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是全军第一份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协议书,记录着共和国军人面向未来战场的选择和承诺。

  面对它,记者试图去求解:它记录着怎样的一段往事,又将会把我们引向何方……

  战争“变脸”,催促三军部队跨越“军种鸿沟”,面向联合作战,盘活指挥人才培养资源

  面对东北版图,黑吉辽三省的形状,就像一只展翅欲飞的天鹅,一块横卧千里的棋盘,一个伸向海洋的问号。

  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这巧合似乎在昭示:这块土地,不光是冷兵器时代孕育八旗铁骑的摇篮,还应当是一个现代战争三军联合的大战场。

  然而,当记者伫立在鸭绿江“断桥”之畔,这里的军人们也对记者讲起许多关于“鸿沟”的往事——

  当年从朝鲜战场凯旋的陆军部队,有不少归建于沈阳战区。让世界惊呼“红色中国一夜之间成为空军强国”的人民空军主力,正是如今驻守长白山麓的沈空航空兵某师。从1955年起,人民海军舰艇部队驶入辽东半岛旅顺口。在当年抗联转战的深山密林里,中国战略导弹部队也盘马弯弓40年了……

  但是,长期以来,军种齐全的沈阳战区在训练中各家却是“井水不犯河水”。深深的军种鸿沟,使三军训练场即便近在咫尺,仍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辽南一隅,担负海军某军港要地防空任务的空军某地空导弹部队,尽管作战使命与海军有不解之缘,但哪怕是海空两家组织一次最小规模的联合演练,计划文书也要到北京转一个大圈子……

  三军训不到一起,何谈人才的交流?海军某驱逐舰支队38岁的“大连”舰舰长李烈就是大连人,谈起与自己一起参军的高中同学很感慨:“同学们都很优秀,都是陆海空部队的一线指挥员,都在大连附近当兵,但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只有过年走访时才能聚在一起。一起聊,也谈不拢,陆军的同学不知道我的舰炮能打多远,我也不知道空军的同学打起仗来能帮我什么忙。”

  一年一次聚会,年复一年谈论着联合组训、军种交流。但是,世纪之交,国门之外已是战火四起。眺望波斯湾、科索沃、伊拉克、阿富汗……李烈和他的同学们骤然发现,与他们同龄甚至更年轻的国外同行,正在驾轻就熟地驰骋在三军联合大战场。

  装甲营长可以呼唤舰长火力支援,飞行员可以听从坦克车长的调遣……当战争从平面走向立体、从单一军种迈向陆海空天电的多维体系,外国同行的表现反衬出中国军队指挥员联合素质的缺失!

  不能再等了。战争“变脸”,催促三军必须跨越“军种鸿沟”,面向联合作战,盘活指挥人才培养资源。

  “军区”也是“战区”的奥妙何在?在现行体制框架内实施顶层设计,描绘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路线图

  长久以来,当改革举步维艰之际,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于动辄归咎于体制。往往一旦谈到体制,思想的快车也就撞上了“南墙”。

  军种垂直领导,缺乏横向渠道。然而,正是这堵“南墙”,让沈阳军区业务部门的同志们萌发了一个想法:既然不可能推倒它,那么能不能穿过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