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我军第3代野战宣传文化车装备数字电视可上网

2018-09-13 15:16栏目:银河赌博网站

第一代被命名为“野战宣传文化方舱”

第一代被命名为“野战宣传文化方舱”


第二代正式更名为野战宣传文化车

第二代正式更名为野战宣传文化车


第三代野战宣传文化车

第三代野战宣传文化车


野战宣传文化车现代化的内部设备

野战宣传文化车现代化的内部设备

  陈言照

  军队文化工作步入新千年,一个不可逾越的课题摆在了所有人面前,野战条件下的文化工作如何与履行我军新的历史使命同行?部队文化工作者在没有路的路上探索寻觅——

  1

  2000年,我从基层部队调到总政文化工作总站,负责文化器材研发工作。当时,全军部队正好启动了“基层文化建设工程”——军委决定3年拨出1.2亿元专项经费,用于基层文化建设;全军基层文化器材实行列装管理,文体器材正式有了“户口”。短短几年间,基层文化设施建设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所有集团军和部分院校安上了数字立体声设备,旅团部队的营院全部装上了有线电视和智能广播系统,连队的黑白电视也早被29寸、34寸彩电所取代,有些单位还看上了大屏幕平板电视,高清数字电影也开始走进军营,“村村通”设备更是安装到了高山和海岛哨卡。

  然而,就在这喜人的形势下,一个沉甸甸的话题摆在了我们面前。一次,我回老部队调研,政治部孟主任对我说:“近年,部队外训、演习任务繁重,执行应急突发事件也频繁,但野外文化保障设施却相对滞后,文化生活开展受限。有的政工干部为了解国内外大事,还不得不跑到老百姓家看《新闻联播》。尽管大屏幕彩电、DVD机、VOD视频点播系统等文化器材已装备军营,但因为珍贵,舍不得拿到野外折腾。即便是忍痛割爱,搬运时也生怕磕着碰着,官兵们只好用棉被裹得严严实实,再指定一名战士抱着,很不方便。如果有辆野战文化车就好了。”

  是啊,有辆野战文化车已成为当时基层官兵的渴望。

  2000年下半年,一条成熟的建议被下基层调研的总政文化工作站曹燕玲副站长从广州带回了北京——广州军区某师官兵对生产野战文化车已有了具体的设想:无论在荒山野岭,还是在沙漠戈壁,车一开到现场,就能展开工作。车内卫星电视、广播收音、卡拉OK、电影光盘、报刊杂志,应有尽有,甚至车厢打开就是一个野外演出舞台。受此启发,总站领导下决心着手研制野战宣传文化车,并决定由广州军区政治部文化工作站协同组织样车的设计生产,我作为技术人员也参与其中。

  2 

  政治部门搞文化装备研制,特别是车辆研发是个空白,没有可供借鉴的经验。当时只好先组织了几个考察小组,深入到北京、广州、成都军区和海军、空军、第二炮兵等担负应急保障任务重的部队,掌握第一手资料。那阵子,研制组没有节假日和家的概念,大家夜以继日,反复讨论技术细节,常常为一个技术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又为攻克一个技术难关而拥抱欢呼。正是凭着这种协作精神,研制组半年多时间便交出了技术方案和设计图样。随后,我们在广州振兴车辆改装厂,用一台5吨的东风车进行改造,反复试验,历时3个月,终于生产出了第一台野战宣传文化车,也就是第一代车。该车在广州军区某团试用后,得到部队官兵的普遍好评。

  2000年9月19日,是个难忘的日子。这天,野战宣传文化车从广州开到了北京,给总政首长和各大单位政治部主任进行了汇报演示,总政于永波主任看后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野战宣传文化车研制成功是政治工作的一件大事,你们要抓紧抓好,尽快配发部队。”

  2001年6月,经总政、总装首长批准,第一代野战宣传文化车在太原生产了10台。按照总装装备体制和车辆改革方向的要求,这批车被命名为“野战宣传文化方舱”。这批车配发到南京、广州军区和第二炮兵等应急机动作战部队进行试用。开进时,敏捷地汇入“铁马金戈”的洪流;展开时,演、播、编、摄“十八般武艺”显神通。第二炮兵技术总队一名普通战士来信说:“我们是导弹技术工程部队,常年转战人迹罕至的山沟,工地就是我们的战场。由于地方偏僻,施工任务紧,战友们很难看上电视。自从有了你们配发的文化方舱后,我们出了坑道就能看到卫星电视节目。真的,每次听到中央电视台《同一首歌》栏目中那优美的歌声,我们的疲劳就一扫而光,‘文化方舱’就是我们的‘战地文工队’!”部队广大官兵的认可,更加激励了我们的干劲,针对部队提出的修改意见,我们对方舱的内部结构、整车性能和具体功能进行了进一步改进。